和记娱乐

和记娱乐

2018-09-23 19:45

  怎么去:从南京出发,上沪宁高速,从丹阳出口出,行驶大约20公里,直达扬中。《人民日报》2017年09月03日09版(责编:张妍、张鑫)

【一家之言】  于正的剧几乎都少不了一个“绝世美人”,这是不少以流量偶像为招徕的古装剧最偏爱的主角人设。

但演“绝世美人”是个坑,若得不到精心的调教,以及摄影、化妆、服饰等各方统一雕琢,搞不好就会将原本积累的观众缘败个精光。   《凤囚凰》画面不再阿宝色,但依旧玛丽苏  因为众所周知的抄袭案,于正在输了与琼瑶的官司后沉寂了许久,眼下正播出的电视剧《凤囚凰》是他卷土重来的第一发重炮。   这一炮到底算打响了吗?目前来看,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 豆瓣评分目前只有,多人打出了一颗星,眼看将成为分数最低的一部于正剧。

当然于正的改变是有目共睹的,首先是全剧的色彩,从浓艳变成了素淡,红绿撞色成了白茫茫一片,凸显制作方想象的“魏晋风貌”,符合现阶段古装剧普遍刻意追求的冷淡风。 不过,即便主角们纷纷穿成了一身白,此剧仍旧没有逃脱被观众群嘲的“宿命”。

而剧中演女主角山阴公主的关晓彤、演男主角容止的宋威龙也就成了被嘲对象。   《凤囚凰》原著本身是于正偏好的网络穿越小说,集玛丽苏与杰克苏于一身。 在改编成电视剧时,去掉了穿越情节,增加了宫斗。

关晓彤一人分饰两角,剧情吃重。 但《凤囚凰》里的楚玉妖冶魅惑,有自身鲜明的特质,显然关晓彤没能演出来。 那故作风流的扭摆走姿和滑稽的抛眼,迅速成了表情包。 这分明是“绝世美女”的又一次“尬演”。

  “绝世美人”不只靠颜值,更需雕琢气质  最近周冬雨在某个采访中自曝:“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大型古装连续剧找到我,让我演一个世纪美人,我就推掉了,因为我感觉我根本演不了。 ”年轻女星有“自知之明”,立即博得众人赞扬,夸她是第一个拒绝演“绝世美人”的女演员。 其实早年,周冬雨也演过于正的戏,是他第一部电影《宫锁沉香》的女主演。 那也是周冬雨第一次尝试古装清宫戏,事实证明并不是很合适她。 拍完这部清宫戏,周冬雨浅尝辄止,找到了其他更合适自己的形象与戏路。

  但是,大多数年轻女星怎么抵得住“绝世美人”这四个字的诱惑?我们经常在IP剧、流量剧中看到绝世美人,但往往都是“心有余而美不足”,透着尴尬。   这是因为,“绝世美人”是个浩大的系统工程。

演员本身的颜值固然重要,但更要紧的是得到精心的调教,以及摄影、化妆、服饰等各方统一雕琢。 比如电影《妖猫传》里张榕容演的杨贵妃,美到了颠倒乾坤的地步,但这个雍容华贵的惊艳造型靠的是举全剧组之力,压低甚至抛却平素的自我,听从陈凯歌的演绎指导,更与摄影师曹郁的光影操控神效密不可分。   观众惋惜的是“国民闺女”画风跑偏  关晓彤当然算是美女。

想当初宣布接拍《凤囚凰》前,她是人们心中的美貌学霸,但自她顶着这个令人哗然的“缝纫机头”现身之日起,舆论风评就开始一路下滑了。

这仿佛是一个转折点,她被传缺课太多,被质疑踢走原定的杨蓉……更让人痛惜的是,“国民闺女”也一脚踏入了流量偶像大赚快钱的行列,再回首将是面目全非。 现在的她被形容为演什么都“浑身自带的优越张扬的富二代气场”,显然,没有得到悉心指导,也没有什么突破性演出。   有人说:“《凤囚凰》不负众望,把逗笑广大网友、造福亿万群众的重任从《极光之恋》的手里接过来。 ”《极光之恋》同样是关晓彤主演的偶像剧,被疯狂吐槽过牵强附会的剧情。

由此看来,缝纫机头与日料店装修风,乃至各种尬演,全都是成套出现的。

  于正的剧几乎都少不了一个“绝世美人”,这是不少以流量偶像为招徕的古装剧最偏爱的主角人设。 但演“绝世美人”是个坑,搞不好就会将原本积累的观众缘败个精光。

比如演于正版“小龙女”的陈妍希,就驾驭不了那种清冷飘逸的冰山美人,为此还多了个绰号“小笼包”。

而前几年和于正合作最多的袁姗姗,也因为常常演“绝世美人”让观众难以认同。

  人人喜欢神话、热衷传奇,并不腻味故事里“大美人”“大美男”的设置,而一部影视剧用心不用心,其实也可以从美人的“绝世”程度看出端倪。

所以,走点心吧,别让“绝世美人”成为荧屏日常笑话。

□指间沙(专栏作家)来源:新京报责任编辑:虞鹰。